FOLLOW US
LATEST NEWS
THE TOPICS MAY INTEREST YOU
PLEASE SUBMIT YOUR E-MAIL ADDRESS

Public Security

Cross-border Digital Free-trade

GLOBAL EDUCATION · CULTURE · TUORISM

Health and medical

Finance and Investment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梁岱桐、张皓: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 现状、特点前景研究

发布于 July 6, 2020 作者:中金鹰和平发展基金会

梁岱桐,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张皓,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

早在1915年,学界就有将南亚地区纳入战略“破碎地带”的观点。英国地理学家、地缘政治学家詹姆斯·菲尔格里夫(James·Z·Fairgrieve)在其著作《地理与世界大国》中首创了“破碎地带(GeographyFragmentation)”的概念,特指处于海权和陆权交错地带的国家。“破碎地带”由于存在权力真空,在内部纷争和外部势力的张力作用下,呈现民族、宗教、文化的碎片性、多元性与复杂性。“破碎地带”的起点位于中东地区,向东沿着欧亚大陆南岸延伸到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构成了南亚地区独特的地缘政治特征。

中国和南亚国家在双方的国家地区战略中均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中国是南亚国家最大的邻国,与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不丹和阿富汗五国接壤,中国和南亚国家边境接壤地区的共同边界达到数千公里。而南亚同时也是中国周边地区中陆上邻国最多的一个集中地区。在此条件下,中国与南亚国家的安全稳定息息相关。在经贸与战略合作不断深化的背景下,中国与南亚国家间警务合作的开启及深化是大势所趋。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合作在南亚国家及地区的展开,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重要性及必要性愈加凸显。南亚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区域,南亚地区的警务合作进展是否良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警务合作是否有效展开有着重要影响作用,加强警务合作是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客观需要,是保障该区域范围内持续安全、稳定、合作、发展的重要条件。因此,必须要掌握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基本概况,探究其合作特点,发现当前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挑战,基于上述条件进行合理预测,探析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前景。确保中国与南亚地区警务合作顺利长期稳定进行,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所有相关国家及地区的警务合作夯实基础。

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现状


南亚地区共有八个国家,其中内陆国有三个:不丹、阿富汗、尼泊尔;临海国有三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岛国有两个: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目前,除了不丹与中国尚未正式建交、未建立正式的警务合作机制外,其余南亚国家均与中国建立了层次不同的警务合作机制。南亚地区国家主要特征表现为人口密集、地理条件复杂、文化信仰多样、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较大。中国与南亚各国开展警务合作时需要结合各国的具体实际,有针对性地开展合作。从国别角度看,中国与南亚各国警务合作的现状存在较大差异,需要进行深度分析。

(一)中国和印度的警务合作

印度是南亚地区大国,其综合国力位居南亚地区国家首位。再加上印度人口众多稠密、国土面积大,与中国接壤边界长,且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这决定了中国处理好与印度的警务合作是中国同南亚各国警务合作中的重中之重。近年来,印度与中国在警务合作方面逐渐加强了双边关系,“8·25”特大跨国通讯诈骗案、跨国系列入侵电子邮箱案等重大案件均是在中印两国共同参与合作的基础上破获的。2018年10月22日,随着中国和印度签署了第一份正式安全合作协议,中印两国警务合作进一步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旨在全面加强预防犯罪、反恐、警务信息情报交流等方面的合作,有利于保障中印两国地区人民安全,增强两国政治互信,为中国与南亚各国进行警务合作做出了良好示范。

(二)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警务合作

中国和巴基斯坦早在2003年便签署了双方警务合作的具体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引渡条约》,这为中巴两国进行警务合作打下了良好基础。随后在2010年底,中巴两国发布了《联合声明》,中巴双方一致认为,加强双方警务合作,共同打击地区恐怖主义,联手遏制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势力发展,对维护中巴两国地区和平、稳定与解决安全威胁具有建设性作用。近年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单位和巴基斯坦涉及司法、警务、外交等多部门共同的努力下,中巴两国已经建立起良好、完备的警务合作机制体系。中国和巴基斯坦在双边和多边警务合作框架下开展跨境联合执法活动,共同应对安全威胁,且中巴两国互相肯定了双方在警务合作方面的贡献及努力。

(三)中国和孟加拉国的警务合作

中国与孟加拉国两国警务合作时间较短、合作领域较少。随着安全形势及条件的变化,两国在近几年的警务合作方面加强了双边关系。2016年,中国和孟加拉国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孟加拉人民共和国关于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这对中国与孟加拉国两国警务合作发展具有重要历史意义。两国明确表示今后在打击恐怖主义、共享反恐情报、加强能力建设、培训警务人员等维护国家及地区安全稳定方面所作出共同努力。中孟两国愿在安全合作领域,尤其是应对恐怖主义威胁方面共商研究,并开展建立机制性合作。2018年10月,公安部长赵克志在孟加拉国达卡分别与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和内政部部长阿萨杜扎曼·汗举行会谈。在会谈期间,中孟两国双方代表先后表示两国警务执法相关部门、机构要进一步增强警务联络,健全警务执法协作规范,联袂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全保障,确保中孟两国的人员、机构等在对方国家的安全,持续提高在遏制互联网、金融、毒品、贩运人口、恐怖主义等违法犯罪方面的能力,加大警务执法能力建设,为中孟两国交往联系提供更多便利,争取将警务执法合作建设成中孟两国关系的重点。为营造中孟两国共同安全环境,推动两国警务执法合作发展到新阶段发挥建树。2019年4月17日,北京市公安局与达卡市警察局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表示建立中孟两国部长级定期会晤机制,中方继续向孟加拉国警方提供现代警务培训。此外,双方还达成了就提高消防、禁毒等部门的工作以及加强双边合作的观点。中孟双方的一系列警务合作措施为中孟两国及南亚地区安全稳定夯实基础,为“一带一路”建设在中孟两国地区顺利进行提供了坚实支撑。

(四)中国和阿富汗的警务合作

中国和阿富汗在双方警务方面的合作起步相对较晚,但进展及趋势良好。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在2006年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此期间中阿两国共同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联合声明》,首次提及中阿两国警务合作方面的具体内容,并强调双方加强警务执法领域的合作是发展中阿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两国将积极推进双方警务领域的务实合作。卡尔扎伊总统访华期间,还与中国签署了落实中阿两国警务合作的具体协议措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关于打击跨国犯罪的协议》。该协议旨在通过不断加强中阿两国警务执法合作,共同打击涉及到双方共同安全的跨国违法犯罪活动,保障中阿两国地区发展的安全环境。2016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了访问中国的阿富汗政府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阿卜杜拉,并在合作进入新阶段的深度发展做准备。中阿警务合作的顺利推进为中国与南亚各国警务合作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五)中国和尼泊尔的警务合作

近年来,中国和尼泊尔在警务合作方面进展迅速。一方面,双方互派警务代表团交流沟通,警务交流活动频繁,且形成了定期召开警务合作双边会晤机制,及时、准确沟通中尼两国最新警情信息,并联合边境警务执行。另一方面,中国与尼泊尔在警务合作方面“取长补短”,中国以实际行动来支持警用基础设施的修建,并援助大量的警用物资,如中国为加德满都警察学院建设提供36亿卢比援助等在内的众多“中国援尼警用项目”和“援助尼方警用物资”。尼泊尔对中国警务合作的支持表现在坚定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在其领土范围内从事任何反华活动。这一坚定立场和行动为与尼泊尔接壤的中国西南边疆区域安全做出重要保障。中尼两国近年来警务定期互访,警务执法合作机制化,为中尼两国共同打击边境跨境违法犯罪活动和增强中尼沿边地区联合警务执法能力,保障该区域两国人民安全作出重要贡献。

(六)中国和斯里兰卡的警务合作

中斯两国警务合作启动时间较晚,但合作成效颇丰。2012年5月29日在斯里兰卡落网的17名中国电信诈骗案犯罪嫌疑人被斯里兰卡移民局押送移交给中国警方,标志中国和斯里兰卡两国警方在案件侦破上的首次合作取得了圆满成功。2013年,中斯两国又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联合公报》,在该公报的第九、十、十四条中明确地表示了中斯两国在今后重点发展海上、国防等方面的警务合作,遏制跨国犯罪和恐怖活动,共同维护地区和平及利益。2016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时表示,斯里兰卡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合作伙伴,而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警务合作必然成为中斯两国重要的合作领域。

(七)中国和马尔代夫的警务合作

近年来,中国和马尔代夫两国合作关系整体较好,但具体已落实开展行动的合作领域较为集中,主要体现在经济民生和单向的警务培训物资援助等领域,涉及跨境联合执法的警务合作落实相对较少。马尔代夫在2014年、2015年便向中国派高级警官与警方核心业务部主干来中国参加研修班。中马两国直到2017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马尔代夫共和国联合新闻公报》中才首次明确以正式文件的形式提出加强双方反恐、禁毒、人员培训、团组互访等涉及警务合作的方面。不过,中马两国在警务合作方面进展趋势良好,前景值得期待。2018年4月26日,中国驻马尔代夫大使张利忠会见马警察总署代理署长纳瓦兹,双方均表示要加强中马警务交流与合作,不断提升警务执行的综合能力建设。在未来,中马警务合作对“一带一路”建设及南亚地区安全发挥的作用将会愈加重要、突出。

综上所述,当前中国与南亚各国警务合作进展状况不同,且各有特点,但其整体进展态势良好。虽然南亚地区各国与中国之间的政治互信程度和经济合作密切程度差异较大,但在警务合作方面南亚地区各国先后均表示愿根据各国的法律规定,加强与中国的警务信息沟通和沿边地区管控,开展警务联合执法合作,打击贩运武器、毒品活动、互联网金融攻击等跨境威胁活动,开展各项涉及本国人民安全的务实警务合作。

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特点


南亚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地区,有其自身的特殊历史背景与条件,这使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和中国与其他区域国家警务合作存在明显的差异化特征。因此,中国在与南亚国家开展警务合作过程中呈现的主要特征需要加以深入分析。

(一)警务合作能力差距较大

警务合作以及联合执法能力建设水平高低主要受客观现实条件影响,具体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警务合作国家基础设施条件与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经济发展水平与基础设施状况对警务合作程度有着重要的制约作用,南亚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区域内各国社会经济发展阶段不同,综合国力差距大,对国际社会影响力强弱有别,这使中国与南亚各国开展联合执法进行警务合作的深度和广度有别。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了九十万亿元人民币,位居世界第二。与南亚各国相比,中国在开展跨境警务合作方面有着较强的综合实力优势,警务相关基础设施完善,警务物质条件数量与质量均处于领先地位。南亚各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人口数量、人均购买力平价差距非常大,这直接影响了警务合作资源的数量及质量状况,进一步使南亚各国在开展与中国的警务合作工作时,警务合作落实状况层次不齐。另一方面,警务合作国家警察素质水平及教育培训程度。由于各国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不同,这使南亚各国对与中国开展警务合作的迫切性、必要性程度存在差异,警务合作需求相对较小的南亚国家在与中国进行警务合作时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也相对较少,这直接影响了执法警察的素质水平及受教育培训程度。而执法警察的整体素质及受教育水平高低又会对跨境警务执法合作效果产生直接影响,警察整体素质及受教育水平高有利于提高警务合作执行效率、效果,警察整体素质及受教育水平低不利于中国与相关国家警务合作的顺利展开,阻碍了相关国家间的警情互通、联合执法等警务合作活动开展。

(二)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跨境特征明显

中国在与南亚各国开展警务合作时,各国所面临的共同安全的影响因素往往具有跨地区、跨民族、跨文化的性质。为应对上述威胁,中国与南亚各国必须开展跨境警务合作来应对。警务合作跨国性主要表现在:第一,警务合作物资的跨国性。由于中国与南亚各国之间经济实力存在较大差距,各国警务物资储备量不同,警务合作物资除各国本身拥有量,一般由经济实力较强国家支援经济实力较弱国家,中国和印度向南亚经济相对落后的其他国家进行警用物资援助活动明显增多。例如中国和马尔代夫警务交流活动,截至目前,以中国向马尔代夫提供警务培训和警用物资援助为主。第二,联合执法人员的跨国性。近年来,中国与南亚各国所面临的威胁公共安全事件、因素一般不局限于某一固定国家范围内,例如毒品贩运、人口贩卖、恐怖主义等都属于流动性、组织性较强的跨地区安全威胁。中国与南亚各国在应对跨地区安全威胁时往往采取联合执法的方式开展警务合作,应对安全威胁。第三,警务合作机制的跨国性。当前,中国与南亚各国已签署发布了一系列关于应对安全威胁、加强警务合作的协议、公告等官方合作文件,并在处理威胁公共安全的现实事件中落实了具体警务合作,形成了打击跨境违法犯罪活动的警务合作官方机制。

(三)警务合作机制尚未健全完善

一方面,通过对中国与南亚各国签署涉及警务合作的文件以及开展实际警务合作行动的时间来看,主要集中在近20年。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世界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和信息通讯科技的快速发展,“一带一路”建设沿线国家的安全威胁也发生着多样化、复杂化、交织化的转变,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益增长,中国与南亚地区的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在该背景下,中国和南亚各国逐渐开启了警务合作,警务合作时间距今整体较近,警务合作时间相对较短。另一方面,中国与南亚各国警务合作机制尚未健全。从当前中国与南亚各国签署的正式警务合作文件协议来看,当前警务合作机制尚属于起步阶段,警务合作机制内容涉及范围能够落地实行的非常有限,且合作形式较为单一,涉及跨地区共同威胁及安全问题时缺少强制性、协调统一、及时有效的警务合作应对机制。

(四)双边与多边合作共存且相互交织

当前,中国与南亚各国警务合作已从早期的双边合作逐渐发展为双边与多边共存的阶段。除中国与南亚国家建立警务合作关系外,南亚各国之间也逐渐开展警务合作,建立正式警务合作关系。2002年,在第十一届南盟首脑会议和第二十二届南盟部长理事会议上,南亚各国首次共同明确表示要防止和制止一切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开展警务合作。南亚合作关注重点首次从裁军、抑制核武器领域转向共同打击恐怖主义、违法犯罪活动等警务合作方面。在随后的每届南盟会议上,开展警务合作打击恐怖主义越来越成为南盟合作的关注重点,并签署了一系列南亚国家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开展警务合作的公约。信息交流和机构协调等多种跨国警务合作措施逐渐提出并逐步落实,南亚各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随后的每次南盟会议上均强调加强各国间打击恐怖主义的警务合作。此外,近年来,国际社会开始建立国际警务合作平台,中国与南亚主要国家均积极参与警务合作平台建设。中国(昆明)南亚智慧安防高峰论坛等警务合作平台的举办为中国与南亚各国警务合作公安信息化和智慧警务发展赋能,以应对共同安全威胁及恐怖主义暴力。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双边与多边关系结合,有利于拓宽警务合作内容,增强跨境联合警务执法能力,提高共同打击违法犯罪的警务执法水平,为保障“一带一路”倡议在中国与南亚地区建设安全发挥建设性作用。

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挑战


当前,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发展趋势向好,合作关系稳中有进。但是,受中国与南亚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大、政治互信不足、文化信仰不同、非传统安全问题日益严重、警务合作时间较短等因素影响,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在发展道路上面临着挑战,不容忽视。具体来看其挑战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

(一)合作经验不足,公共安全突发事件应对能力有限

一方面,由于中国与南亚国家正式警务合作时间启动整体较晚,实际执行的警务合作相对较少,现有警务合作文件内容不完善,导致警务合作经验不足。从中国与南亚国家签署的警务合作相关文件及发布公告来看,中国与南亚国家之间警务合作落实情况不同,开展警务合作深入程度差异大。虽然在其中也存在像中国与印度、巴基斯坦等警务合作关系较为密切的国家,但从整体上来看,现阶段警务合作尚未形成刚性合作机制,警务合作更多停留在合作意向上,尚处于合作起步阶段,具体警务合作行动落实经验不足。另一方面,中国与南亚国家应对共同安全威胁能力不足。鉴于经济社会发展客观条件限制,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执法能力不同。不同国家间的双边与多边警务合作水平差异较大,这导致不同合作水平国家间联合警务执法能力存在差距,警务能力落后国家及警务执法能力差距的存在限制了中国与南亚整体应对公共安全突发事件的能力及效果。

(二)政治互信程度存在差异,合作持续性不足

中国与南亚国家之间受经济竞争、文化信仰冲突等因素影响,政治互信水平差距较大。一方面,政治互信水平高的双边国家,警务合作发展较为稳定,前景良好。如中国与巴基斯坦,两国睦邻友好时间较长,政治互信水平高且关系稳固,警务合作发展稳定持续性较好,警务合作前景明朗。另一方面,政治互信水平较低的双边国家,警务合作发展不稳定,合作效果持续性不明朗。如中国与印度,两国关系较为复杂。当前中印两国关系整体上发展趋势良好,在经济、文化、军事、安全、人文领域均开展了合作交流。但是,两国在合作的同时也存在较强的竞争关系,再加上“洞朗”事件、中印边界争端等问题,使中印两国政治互信的发展存在诸多考验。中印两国当前虽有良好的警务合作,但两国警务合作关系是否能够持续稳定以及进一步发展充满较大的不确定性,政治互信的不稳定因素为两国警务合作持续发展蒙上一层阴影。当前,中国与南亚国家以及南亚各国之间的政治互信情况较为复杂,在整体合作的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利益冲突,合作与竞争共存。这些竞争以及冲突阻碍了中国与南亚国家的整体警务合作发展,限制其向更高层次警务合作阶段转变的进程。

(三)安全威胁因素多样,且相互交织

南亚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会水平普遍较低,经济快速发展触及瓶颈,政治对抗仍旧存在,美国“印太战略”以及日本、俄罗斯等国在南亚地区的战略布局都使南亚地区冲突矛盾不断,安全形势复杂严峻。再加上随着中国与南亚国家经贸往来合作与文化交流的愈加密切,该地区安全威胁由传统领域向非传统领域扩展。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2019年最新数据可知,毒品贩卖、偷运移民、贩运武器和爆炸物、恐怖主义、洗钱、网络诈骗、互联网攻击等影响中国与南亚国家地区安全的威胁因素在中国与南亚国家联系越加密切的同时表现更加突出明显,并且上述安全威胁因素往往具有关联性与跨境性。此外,根据2016年度全球毒品扩散统计和2000~2013年全球恐怖袭击分布显示,南亚是毒品贩运、恐怖主义等众多安全威胁的重要集中地区。地区安全威胁来源多元化及安全威胁因素多样化交织,使中国与南亚国家维护地区安全稳定、营造“一带一路”建设安全环境存在艰巨挑战,对中国和南亚各国开展警务合作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严峻考验。

(四)警务合作缺乏长效、稳定机制

中国与南亚国家间的警务合作已取得丰硕成果,但仍存在改进与提升空间,具体表现在如下方面:

首先,中国与南亚各国涉及警务合作的相关法律法规未能对接统一,警务合作法律规定认定缺乏统一标准。中国与南亚国家关于跨国警务合作的立法状况差别较大。其中,部分国家专门为反恐等涉及警务合作领域制定了专门的法律,并逐步完善,有的国家则尚未设立专门的跨国警务合作法律,这使中国和南亚国家在开展警务合作时缺乏及时、有效、全面的法律保障。中国与南亚国家作为“一带一路”警务合作建设的重要力量,其跨国警务合作法律法规是否完善对“一带一路”警务合作成效有着重要影响。当前,中国和南亚国家具有法律效力的跨国警务合作文件大多以宣言、协议、公告、会议的形式存在,少数跨国警务合作所依据的正式法律法规内容不全,滞后性明显,尚未形成全面健全的、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对接的法律体系。

其次,中国与南亚国家间签署引渡条约且正式生效的进程缓慢。引渡条约的签署是跨国警务合作顺利展开的一个重要表现,同时是跨国警务合作成效的重要影响因素。当前,中国尚未实现与南亚所有国家签署引渡条约,与中国正式签署引渡条约的南亚国家仅有三个,其中引渡条约正式生效的仅有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两个国家。而引渡条约签署落实的不足,阻碍了中国与南亚国家开展警务合作的进展与成效。

再次,中国与南亚国家缺乏长期有效并具备强制性的警务合作机制。虽然当前中国与南亚国家均已经启动或开展了警务合作工作并签署了一系列的宣言、公告、备忘录等协议文件,但从签署文件协议内容来看,警务合作的具体形式、程序、范围、时间等具体落实问题均没有明确说明和强制性规定。这使中国与南亚国家在开展警务合作工作时缺少约束力,缺乏落实警务合作的强制性保障。中国和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在破获跨国通信诈骗案等案件过程中,警务合作形式以个案侦查协助为主,往往根据临时安全威胁事件成立临时警务合作指挥机构,待案件破获后便解散警务合作机构。这种临时性强的警务合作机制缺乏连贯性、持续性和长效性,无法有效根除例如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等在内的存在时间较长的、较复杂的、体系化的安全威胁。因此,中国与南亚国家急需加强建立健全长期、强制、有效的警务合作法律保障体系。

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前景


当前,中国与南亚国家都面临着共同的、多样的安全威胁,有着广泛的警务合作利益诉求与合作基础。近年来,中国与南亚各国均加强了打击恐怖主义等跨国违法犯罪活动的决心和力度,警务合作从总体上来看进展顺利,正向着更高、更远、更深的层次发展。虽然中国在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过程中存在漏洞、缺陷需要克服完善,但其总的发展趋势是正面、积极的,合作前景广阔。警务合作前景主要有如下方面:

(一)合作有待进一步机制化

随着中国与南亚国家反恐安全等警务合作的不断加深,跨国警务合作法律体系正在完善并扩充。目前,中国与南亚国家已经签署、发布了不同形式的法律文件和宣言公告作为双边乃至多边警务合作机制的支撑保障。例如,中国与部分南亚国家签订了刑事司法协助和引渡条约,这对实现良好的跨境联合执法及警务合作有着重要的助推作用。在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的具体实施过程中,涉及警务合作的相关部门如公安、司法等部门也加强了跨国间的交流学习。中国与南亚国家跨国警务合作活动的顺利进行,扩充丰富了双边乃至多边开展跨国警务合作的法律体系,完善了警务合作机制。虽然现阶段,中国同南亚国家跨国警务合作的法律体系并未完备健全,机制尚有漏洞,但现有警务合作法律和机制构建的速度与质量正快速提升,再加上“一带一路”建设的共同利益诉求,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在稳步推进。

(二)学习交流与跨境执法等合作常态化

近年来,随着中国与南亚地区安全问题频发,中国与南亚国家间警务人员交流学习的数量、次数明显增加,互派警员、跨境联合执法解决安全问题成为警务合作的重要工作方式。在过去20年,中国与南亚国家的警务人员交流学习整体上表现出间断性、随机性的特征,其跨境联合执法具有孤立性特点。但通过近几年的观察来看,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人员交流与跨境联合执法活动随着时间推移愈加密集、频繁,警务人员交流活动逐渐向常态化、机制化转变。近年来,中国与南亚地区周边国家共同参与警务合作平台的建设,以及制定联合区域培训机制,定期开展打击恐怖主义的区域性讲习班,为各国警务人员交流学习创造条件、提供平台,推动了各国间警务合作关系朝着更加密切、更加深层的方向发展。上述共同努力将使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人员交流与跨境联合执法常态化成为现实。

(三)合作形式更加多样化

自中国与南亚国家开展警务合作以来,警务合作形式就一直处于不断变动增加的过程中。具体表现在:警务合作形式由传统的警务合作方式扩展为新警务合作方式。传统的警务合作表现为警用物资援助、跨境警方联合破案等形式,而新警务合作形式除包括传统警务合作方式,还包含了加强警务人员联合培养、警务人员进修班学习,定期召开警务研讨会,建立健全跨境警务合作法律体系以及打造区域警务长期、有效、强制的合作机制等形式。近年来,中国与南亚国家开展的警务合作活动从数量和性质上来看,旧警务合作方式逐渐被新警务合作方式取代,且新警务合作随着时代安全背景环境的变化而不断丰富内涵,增加新的形式,使得警务合作能够不断适应中国与南亚国家共同的安全威胁。中国与南亚国家的情报数据共享、定期会晤机制、警员互派交流、跨境警务联合执法、警务“互联网+”等警务合作形式的出现都预示着警务合作形式正朝着不断变化、丰富、完善的方向前进。

(四)受到更广范围及更深层次认可

随着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执法活动的持续展开,其合作成果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认可程度也在不断升高。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国与南亚国家面对的违法犯罪活动并非仅发生在自身区域内,尤其是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伴随的新型违法犯罪活动往往具有跨国性、组织性、分散性特征。在面对越来越多跨国安全威胁时,各国间开展警务合作的需求进一步增强。“一带一路”倡议是跨全球、多领域的广泛性合作,“油气”运输管道等“一带一路”倡议项目建设的具体落实往往跨越了多个国家,在面对安全威胁时不仅需要中国与南亚国家间开展警务合作,更需要更广范围的国家警务执法部门的配合与支持。随着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联合执法行动的持续开展,会不断产生具有影响力的跨国警务合作成果,促使更广范围的国家认可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中国与南亚国家开展警务合作取得良好成果,为中国与全球其他地区国家开展警务合作做出良好示范和重要参考,也促进跨国联合执法行动受到更多国家的理解与支持。

综上所述,中国与南亚国家开展警务合作道路曲折,但前景可期,其发展趋势整体向好。南亚作为中国周边国家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对外开展警务合作的重点。现阶段中国与南亚国家警务合作存在政治互信不足、合作经验有限、安全威胁因素多样、公共安全突发事件应对能力有待提高以及缺乏长效稳定机制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克服、改善与提升。中国与南亚国家正在迅速完善警务合作领域的不足,增强国家间政治互信,以更强的执行力、行动力,加强双边乃至多边的警务合作,建立健全警务合作长效机制,不断丰富合作经验,提高自身应对安全突发事件能力,为中国与南亚国家及地区发展的安全稳定环境作保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警务合作打下坚实基础和形成良好示范。(注释略)


原文刊登在《南亚东南亚研究》2019年第6期。

2020年6月10日作者同意在CGE微信号网站转载。

资料整理:海南公共安全研究院。

2020年6月16日。